工作服:洗煤厂的故事

时间:2011-05-23 08:53:06 来源:职业装

今天我在洗煤厂的最后一天,以后会不会来现在还不知道。周末班上很安静,我还是象往常一样早早的来到班上,车间那道熟悉的大门半开半掩着,一楼洗煤组上夜班的人或许去停电了,我们组夜班的人也不在。大院的地上有一大滩水,这一定是有人刚洗完车,我慢慢晃悠到楼上,打开组里的门,地上一片狼藉,烟头,垫圈等物品散放在地,我例行公事般的打开我的柜门,脱衣服,换工作服,烧热水,窝在沙发里,抽着我的红塔山,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环境。我就这人,一个人待着,我就容易走神,看着看着,就想起我刚来的时候......

      收起思绪,要不跑题儿了。言归正传,哥们换好工作服,抽跟烟,也不能老这么发呆啊。想着最后一天了,我决定发扬下风格,于是拿起扫帚,打开窗户,开始打扫卫生,跟煤沾边的地方,最多的就是煤灰。扫完赶紧洒水,那叫一个灰。看了下表,博士快来了,此时控制室打来电话,让去主井处理下3#电机,哥们真没这本事,当电工第一条,不要不懂装懂,我是铭记在心,所以毅然回绝了他,我处理不了,等会段师傅来了我转告他。抠了电话,夜班的回来了,乃师傅跟扬胖,我问了下昨晚都干了些什么,这是接班应该做的。在我们谈话期间,博士迈着流星大步就进来了,麻溜的换好衣服,我把刚才的情况向他汇报完,我俩就夸着11路杀到主井。博士绝对练过凌波微步,那叫一个快,我走的也不算慢,一会就甩了我50米,哥们赶紧一路小跑,真想跟博士说句“不带这样的。”到了主井,还开着车,开车就不能干活,“五想五不干”头条就说:一想安全环境,不安全不干活。早班主要就是巡检主井,绞车房,排矸。我哥俩就趁着开车把这几个地方的巡检记录填写了一遍。要说博士,也属于急性子,而且够意思的,填完记录,又跑到准备楼打扫配电室跟变压器室,这块负责人是技师,我就看着博士拿着拖把拖,拖完洗,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。当时我想着帮忙来着,可我在看一个大车司机倒车,一下忘了挪脚了。等拖完地,俺哥俩就回组里了,打电话给控制室,说6#还开车,博士开始学习,以应付下周的考试。哥们没事了,总不能发呆吧,所以决定躺沙发上小憩会。外面皮带声,电钻声,声声如耳,哪睡的着,我顶多闭眼联想一下浮云。11点,我跟博士又准备去主井逛下,看停车没,都知道肯定没停。就是快到饭点了,顺路过去看看。果不其然,于是乎,我们聊着就到了井口班中餐,这地方饭一般,卫生就不提了。在我们经常吃的高平8号报了饭,就开始忙活一会吃饭时需要的东西,蒜,辣椒,醋,卫生纸,面汤。班中餐每家饭店只有一小盆辣椒,一卷卫生纸,醋也很少,面汤得自己到,卫生差所以必须吃蒜,这是我第一次来班中餐,看老师傅都是这么做,哥们学的。班中餐别看条件差,人不少,从报饭到等饭,等你喝完俩碗面汤这算快的,俩碗面汤加根烟这算中等,等不及开骂的这算比较慢的,至于后面的就不说了。正当烟快抽完时,我的大碗刀削面上来了,俩勺辣椒,7瓣蒜,倒点醋,开吃。我右手筷子,左手卫生纸。在此处做个解释,我左手拿卫生纸,是因为辣椒跟饭热的缘故,到班中餐看到象我这样的大有人在。正当我忙活着时候,我看到空中有对情侣在向我靠近,它俩很恩爱的样子,我估计在空中正在激吻,可哥们你俩是带翅膀的,没听过一心不能二用嘛。当它俩想明白后,晚了,掉我碗里了。哎,谁让我人好,哥们想着,看在你俩这么恩爱的份上,跟你们留个全尸吧,我用筷子轻轻的把这对情侣夹出来,放到了地板上。我继续埋头吃饭,我又开始联想了,人家苍蝇都比我幸福,死的时候是跟心爱的人一起,哥们却刚被甩了,一想到这,我的心就隐隐疼痛,此时,一不小心辣椒进气管了,那滋味相信很多人有同感,极度不舒服,我赶紧端起面汤,一饮而尽,面汤里面的小石子有顺喉的作用,喉咙不舒服的可以试试,很管用。

不到一会,我跟博士就消灭完了,摸摸肚,擦擦嘴,打打嗝,起身往回返。正准备睡午觉时,洗煤吴师傅上来了,他没带组里钥匙进不去,上来窜门,他跟博士开始了,下面请听新闻联播,前面是国家领导人及当官者贪污腐败,中间是老百姓生活贫富差距大,最后是国外无限美好。接着是军事报道,XX国家的飞机,XX国家的航母等。然后就是关于汽车,学校教育,总之范围很广,当聊完这些,开始回忆童年,消极对待未来。他们回忆童年这段,我是爱听的。就这么扯,扯到了1点多。刚送走吴师傅,就迎来了那刺耳的对讲机“原煤电工,主井停车,过来维修3#吧”看来午休又没了,带上我的安全帽,拿上我的对讲机,又得小跑追博士。到了主井,原先想的一会就干完了,能早点回家。哪成想,噩梦开始了,先是卡电流,这还没啥,结果我一卡继电器没电流,博士慌了,开始在控制室检查,我俩搞了半天,保险吹了3个,又到3#换线圈,一下没弄好,跟上螺丝跟眼不照,黄上新的吸合不好,耽误了很多时间。当然了,这些活我也不懂,看着是干着急,博士一会上一会下,忙的满头大汗。就这么到了4点多,终于弄好了,我看博士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,我终于可以下班了。回去的时候,突然觉得跟博士走路,我不用小跑了,回到组里,赶紧换衣服,闪人。连着上七天早班,还不一分钱,兄弟们,我伟大嘛?呵呵,最后一班岗站完了,该走了。。。象师傅们敬礼
 

标签: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Copyright © 2016 法莎莉北京服装厂 版权所有 咨询QQ:343265371 联系方式:13366650721 400-657-1316 【技术支持QQ:8139546】